援鄂护士希望“国家分配”男朋友?安排!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4-20 06:20

援鄂护士希望“国家分配”男朋友?安排!

  疫情结束后,你的愿望清单是什么?湖南援鄂护士田芳芳的回答火了——“希望疫情结束,国家给我分配一个男朋友”,其实不止田芳芳,不少单身护士都笑说希望能有个男朋友。

  “相亲市场本来就女多男少,医疗行业更明显,护士有时翻三班有时上两头班,工作节奏快,交际面狭窄,所以找对象特别难。”梅园婚恋小红梅楼老师说,当红娘前的楼琼莉也是一位护士,所以对护士“脱单难”的情况十分了解。

  4月18日下午,一场特殊的相亲交友活动在云上开启,为疫情中奋战一线的青年男女牵线搭桥。这次“缘来外滩,情系一线”活动由外滩街道团工委主办,梅园婚恋交友中心协办,参与的40余位男女单身青年中,不仅有抗疫志愿者、街道居委工作人员,还有教师和医务工作者,其中包括援鄂归来的90后护士。

  “缘来外滩,情系一线”云相亲活动的海报。(采访对象提供)

  “情系一线”的“云相亲”

  为了这场特殊时期的云相亲,工作人员没少动脑筋琢磨,外滩街道团委干部介绍说,此前外滩每年会组织四次大型的线下交友活动,密室逃脱、游轮交友等形式多样,“云相亲”还是第一次,这次和梅园合作,在能保证私密性的空间里开展,让大家没有“抛头露面”的顾虑,参加的对象也做了精心挑选,流程更是反复进行了推敲。

  输入会议厅编号、密码,进入腾讯会议室,活动一开始,红娘金老师在群里先发出红包,送去幸运,主持人丫丫反复告知“话筒关掉、视频关掉、名字要改好,口罩准备好”后,活动开始。

  暖场环节为“先声夺人”,只凭声音给彼此留下第一印象,男女嘉宾被随机抽到朗诵两首小诗,4号男嘉宾小星声音清亮地读完“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”后,10号女嘉宾接着朗诵了“假如我是一朵花,我情愿开在那最平淡的日子里,陪你度过春秋冬夏”,丫丫请她从声音判断小星性格如何,她声音嗲嗲地回答,“他应该很外向吧”。

  歌曲PK环节所有人要戴口罩打开摄像头,有四首歌曲可供选择,大家在对话框中打出自己想要唱的曲目,男女生分别合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以及《对面的女孩看过来》,丫丫适时活跃着气氛:“大家踊跃一些,我们是一个声音的聚会,大家都戴着口罩,只要有一个人唱,就可以滥竽充数了。”

  虽然声音参差不齐,大家还是举着手机完成了这几十重唱,为了继续消除陌生感,又开始轮流用各自喜爱的颜色来介绍自己,有人因为在11号线工作而喜欢迪士尼蓝;有人因为“天空守护着所有星星,海洋海纳百川”而喜欢蓝色;也有人喜欢太阳的橙色,觉得和自己性格一样温暖;还有人因为任何东西加了粉色滤镜都会很可爱,而钟情粉色系……

  18号女嘉宾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中时,主持人丫丫很激动地说:“这是我们的‘援鄂天使’,我建议大家在对话框中打个大拇指,感谢医护人员的努力,让我们可以安心生活。”

  戴着眼镜的姑娘笑着说“我叫朱子薇,是华山医院的一名护士,94年的,我比较喜欢绿色,因为它很有活力。”她身后的照片墙上,挂满了朋友们充满活力的笑脸。

  云相亲中正在交流的女嘉宾们,18号就是援鄂护士朱子薇。(活动截图)

  颜色分析成为了活动的高潮,楼琼莉一边解释着蓝色沉着冷静,白色性格温和,绿色被人依赖,大家一边按颜色摘下各自的口罩,终于可以彼此直面交流。此时,男女嘉宾的照片墙也被发送到了群里,这是此前根据电子报名表单制作的,为了保持神秘感,最后才放出。

  “如果有一生一熟两个鸡蛋,你会将它们放在哪里?树上、水里、口袋里或者土里”这样的心理小测试在“云相亲”中也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回应,其实生熟鸡蛋代表了婚前婚后,鸡蛋放在哪里藏着每个人的择偶观。有嘉宾评价:“这样一个有专业主持人和红娘的线上活动,我觉得很满意。”

  活动后的三天内,红娘还会对男女嘉宾的选择进行统计,如果男女均有意,可配成一对的,将被成功牵线。另外,红娘还将通过现场回放,做好后期的托底性跟踪服务,助力大家在“云相亲”中牵手心仪对象。

  受欢迎的“援鄂天使”

  红娘金老师为援鄂护士进行的“云约会”(采访对象提供)

  早年在上海二医大卫校读护理专业时,楼琼莉班上全是女生,到浦东一家医院做护士长时,她相过几次亲,“人家一听常年三班倒,就吓跑了。”后来硬着头皮来到梅园,认识了现在的丈夫,结婚时她29岁。

  朱子薇也认为,护士这一行找对象不太容易,平时工作太忙,自己身边单身女生估计有三分之二,在学校没有谈,等到工作时谈的概率就更低了。“之前田芳芳说,疫情过后,希望国家分配一个男朋友,我也有同事开玩笑地在防护服上写了自己单身。”

  3月20日在武汉同济光谷院区时,朱子薇和同事宋敏就参加了首场云相亲活动,“当时觉得很新颖,在线上不会那么拘谨,可能两个人见面还会害羞,聊不太开,线上对于我们这种年龄段的人可能更合适,所以这次收到通知我们就又报名了。”自己个子不是很高,所以她心仪高一些的阳光运动男,她笑着说。

  红娘金老师一直关心着几位援鄂护士的动态,1994年出生的援鄂护士小张是湖北人,首次云相亲时她只参加了半场活动,介绍完自己就退出了直播,后来她向金老师吐露心迹,在看男嘉宾资料时,她觉得一位姓郑的小伙子十分帅气,很有眼缘。

  金老师第二天就帮忙牵线,安排了一场“云约会”,晚上10点40分小张下班后,介绍他们认识,并用一些小问题增进了解,开场白之后金老师下线离开,让他们慢慢交流,“男孩子是东北人,后来反馈说两个人聊得还蛮开心。”

  还有一位同是湖北人的援鄂天使,来自控江医院来从秀,此前沟通时,她的抗疫笔记就感动了楼琼莉——“在日复一日的高压环境中,细心观察,发现问题,主动询问,尽可能用我的专业,我的微笑,我的言语去帮他们重建信心勇气,我不是天使,我就是一名普通的护士,但我又多么希望我就是天使,发出治愈之光就能让病人康复。”

  在来从秀选择了比较钟意的一位男士后,红娘也为他们单独牵线沟通,她对这种大家都以真面目示人,没有美颜、修饰功能的即兴交流很满意。楼琼莉说“我们会为上海援鄂单身医务人员提供免费相亲服务,包括免费推荐匹配对象,免费提供约会房间以及饮品,免费提供婚恋指导、形象指导等,援鄂护士们的信息已经自动输入到我们数据库里了,后期还会继续跟踪服务,只要有男生喜欢她们,我们就会牵线。”

  “因为疫情,大家普遍对医务工作者更钦佩了”,楼琼莉说,“最近有个虹口区的公务员主动来说想找一位护士,我们再开心不过了,希望这次以后,医务人员能更多得到大家青睐。”

  梅园创始人红梅老师认为,疫情无形之中成为一个契机,激发了青年一代寻缘的向往、择偶的热情,“抗疫时民众守望相助,家人亲情相连。家庭和社区成为胜利的基础,疫情期间,我跟很多单身青年对话,发现他们的思想观念在发生变化,意识到了家庭的重要,认为家人的陪伴是美好生活的必需品。复工后,来咨询的单身男女不断增多,包括不少95后男女。”

  朱子薇说:“组织这种云相亲很费功夫,各位老师前后沟通,能感受到是真心希望我们可以找到合适的,以后时间要是允许,我也还愿意参加。”

  对楼琼莉而言,策划的大型交友活动让多方都满意,是做红娘最开心的时候,还有一种开心来自于“一对一对牵手走了,又捧着喜糖和感谢信来了,还把宝宝抱来,让你亲一亲,很有成就感”,做了10年红娘,她早已成为“爱情使者”,也希望能看到更多人,尤其是医护人员早成眷属。

(责编:冯粒、曹昆)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